黄昆:科研经费一分不落虚空地_腾讯新闻
科技日报记者 马爱平 图片由实习生陆越制作 世界闻名物理学家、我国固体物理学和半导体物理学奠基人之一黄昆,特别爱惜国家的科研经费。 “基础研讨,也应算一算投入产出,算一算为这篇研讨论文所花的钱值不值。”黄昆的一个朴素信仰是,“做基础研讨,花了钱就应该相应地在科学上作出贡献。” “黄先生这辈子只申请过一次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黄昆的学生、我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朱邦芬回想。 1986年,黄昆从我国科学院半导体研讨所所长方位退下来之后,带领理论组11位研讨人员,申请了一个面上项目,为期3年,共2万元。 “项目完结得极好,出了多项具有重要世界影响的研讨效果,有力地推动了全国在半导体超晶格微结构这个新式范畴的研讨。”朱邦芬说。 经费少,黄昆总是想方设法让“好钢用在刀刃上”。经费多,他更是遵从“一钱不落虚空地”的准则,每逢拿到国家科委下拨的大笔经费时,他都如履薄冰,为此写下了4个字:睡不结壮。 “担任所长期间,因为国家注重大规模集成电路的研发,下拨到研讨所的经费较多,虽然这些经费不是他自己用,而是研发器材和资料的研讨室用,但黄先生只怕经费用得不合适,没做出预订的效果,浪费了公民的血汗钱。”朱邦芬说。 当年,黄昆特别赏识试验人员在共同主意的基础上,自给自足、因陋就简地建立试验设备,再做出有原创性的研讨效果。对有些人只依托贵重的“洋设备”,做些丈量作业,并不以为然。 “黄先生对自己的钱却不在乎。”朱邦芬说,“他对自己要求严厉,从不占国家一丝一毫廉价。他把补发的两万元薪酬全都交了党费;从不收取出国的置装费和补助费,很多国内外作业信函的邮资全都自己付出;因私事不得不打电话和用车时,必定交费。” 作为1955年我国科学院学部委员,按规则能够定级为“一级教授”,但黄昆自动要求定为“二级教授”,觉得自己与饶毓泰、叶企孙、周培源等教师拿相同的薪酬,于心不安。 1984年,黄昆作为“斯诺教授”访美,他节衣缩食,用外方赞助生活费节余的钱购买了一台全自动幻灯机及调压器,用于半导体所对外学术交流之用。1986年2月,德国马克思普朗克协会固体物理研讨所约请他参与庆祝弗洛利希80生日学术会议,成果,黄昆把外方供给的生活费近80%节余下来买了一台电子打字机,供半导体所外事同志作业用。 人物简介 黄昆(1919—2005),晶格动力学的奠基人,声子物理学科的开拓者,初次提出了多声子光跃迁和多声子无辐射跃迁理论。 1945年黄昆作为“庚子赔款”留英公费生,成为布列斯托大学研讨生,并于1948年取得博士学位,随后历任英国爱丁堡大学玻恩教授的访问学者和利物浦大学理论物理系博士后研讨员。 1951年年末,黄昆回国后在北京大学、我国科学院半导体研讨所等单位作业,先后获1995年度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能成就奖和2001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能奖。 来历:科技日报 修改:刘义阳 审阅:朱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