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征传绘卷:从少年淳于出家到第四次东渡失败_网易艺术
日本重要文化财《东征传绘卷》描绘了鉴真从出家到东渡日本建立唐招提寺的辉煌一生。该件作品共五卷,其中两卷——卷二(展出时间2019年12月17日至2020年1月12日)和卷五(展出时间2020年1月14日至2月16日)日前正在上海博物馆“沧海之虹:唐招提寺鉴真文物与东山魁夷隔扇画展”特展中展出,备受关注。澎湃新闻将分上下两篇,推出《东征传绘卷》的赏析。上海博物馆《东征传绘卷》展出现场日本绘画史中称这种绘画与叙述文字相组合的长卷为“绘卷”。这种绘画形式出现于8世纪,内容大致有文学故事、僧人传记、寺院起源等,也有描写日本传统诗歌“和歌”名手诗歌的长卷。长卷中的文字用源于汉字的日本古代假名书写,宛如汉字的草书优美流畅,一气呵成。其绘画风格受我国唐代青绿山水的影响,色彩艳丽华美,日本绘画史上通常称其为“大和绘"。12世纪前后“绘卷”甚为流行,而“大和绘”又是这一时期日本绘画的代表。日本绘画史上的“大和绘”是日本本土绘画的象征。《东征传绘卷》(局部)据上海博物馆及日本方面提供的资料,作品大部分故事情节根据日本奈良时代(710——794)著名学者淡海三船(722——785)编写的《唐大和上东征传》所绘制。1298年由唐招提寺的下属寺院,地处镰仓的极乐寺僧人忍性(1270-1303)负责规划制作,进贡给唐招提寺。作品由镰仓的画工六郎兵卫莲行绘制,当时的书法大家藤原宣方等人分别书写叙文。当时共有十二卷,15世纪后期已经演变成现在的形式。《东征传绘卷》(局部)作品描绘了少年淳于出家,师从智满禅师后屡受名师指点。叙述了鉴真和尚为了弘扬佛法决意东渡日本,经历无数苦难终于在第六次成功登上了日本列岛的艰难历程。再现了鉴真大和尚在日本受到举国欢迎和厚待,在奈良东大寺立戒坛,为圣武太上皇和光明皇太后等授戒,又建造了律宗寺院唐招提寺,七十六岁在唐招提寺圆寂,完成了他的毕生夙愿。卷一卷首题跋:“奉施人,唐招提寺,永仁六年戊戌八月日,极乐律寺住持沙门忍性。”卷末落款:“永仁六年成成八月日,画工六郎兵卫入道莲行,笔师美作前司宣方。”故事共分六段,描写少年淳于出家到鉴真和尚决意东渡日本。但由于高丽僧如海的告密使首次东渡无果而终。叙文由当时著名的书法大家藤原宣方书写。第一段:淳于少年出家卷首少年淳于在父亲的陪伴之下,走下牛享步入大云寺,拜见智满师,期度出家,参样修行,高中金云绕,以俯瞰的视角描绘庙堂中的人物故事。是“大和绘”的典型表现手法。首的牛车是这个时代日本中常见的风格,人物也是较为典型的“唐人”形象。至19世纪末期,“唐”是日本对中国的统称,“唐人”即中国人,“唐绘”即是中国绘画,与其相对应的是“大和绘”。《东征传绘卷》卷一 第一段:淳于少年出家 (局部)《东征传绘卷》卷一 第一段:淳于少年出家 (局部)第二段:鉴真赠袈裟子五台山僧人鉴真和尚从道岸禅师受著萨戒后随师到长安,从弘景法师受具足戒。733年鉴真和尚四十六岁已经成为江南一带的高僧。画中描绘的是叙文结尾部分的场面,鉴真和尚在五台山筹集零料、布匹,制作百衲袈裟一千件、架装两千件的故事。《东征传绘卷》卷一 第二段:鉴真赠袈裟子五台山僧人(局部)画中善男信女手捧布料聚集在寺外,庙堂内僧侣们穿针引线缝制袈装。画中山石树木略带宋代山水的影子,屋内隔扇上的花乌树木也不乏宋画遗风。画师描绘了一个理想的彼岸。第三段:石塔化身明王像鉴真住扬州大明寺后常常讲经论道。画中山石环抱的讲堂中放着鉴真和尚主持打造的石塔。庭院中山樱盛开,善男信女们正聚精会神地聆听鉴真和尚说法,突然间三头六臂的明王下凡,四周愕然,对鉴真大师的坚毅信念犹生敬意。画中的山石略有宋代绘画的影子,然而绿色的杉树和盛开的山樱是这个时代日本绘画中的常见景物。《东征传绘卷》卷一 第三段:石塔化身明王像(局部)《东征传绘卷》卷一 第三段:石塔化身明王像(局部)第四段:日本遣唐使来朝733年日本圣武天皇决意派遣唐使团出访大唐,兴福寺信人荣叡和普照随船入唐留学。岸边日本的公卿、僧尼和百姓目送荣叡和普照远航。海面上波光粼粼,红白相间的遣唐船扬帆起航。荣叡和普照历经艰险,入唐后遍访诸寺院,寻觅高僧去日本传戒。这段画卷开头描绘了日本的风光,而后半部分则依然是画师想象中的大唐风貌。事实上除了对人物的描写有所不同外,山水景物都为画师胸中之理想山水。《东征传绘卷》卷一 第四段:日本遣唐使来朝(局部)《东征传绘卷》卷一 第四段:日本遣唐使来朝(局部)第五段:鉴真决意东渡742年荣叡和普照恳请鉴真东渡日本弘法,大明寺内气氛凝重,众僧缄口沉默。弟子祥彦打破了沉默,为了弘扬佛法鉴真决意不惜生命东渡日本。回廊上的水墨山水颇有宋画遗风,而庙字殿堂的廊柱屋脊又充满了画师的想象。画面后半段描绘了鉴真准备首次东渡的情景,岸边工匠们正在打造船只,一边荣叡和普照按捺不住心中的欢喜。《东征传绘卷》卷一 第五段:鉴真决意东渡 (局部)《东征传绘卷》卷一 第五段:鉴真决意东渡 (局部)《东征传绘卷》卷一 第五段:鉴真决意东渡 (局部)第六段:第一次东渡失败由于鉴真一行东渡日本是秘密准备的,临行时遭到高丽僧如海的告发。画面中准南道采访使班景倩端坐中央,似乎在商议去大明寺捉拿荣叙和普照的事宜,廊下兵士们正在等待出发,石阶下告密者高丽僧如海蒙面蹲坐在地。险峻的岩石后画面转到了大明寺,官兵们正欲捉拿荣叡和普照。枫叶飘落在寺中,春去秋来,画面结尾描绘了荣叡和普照等四名日本僧人获得赦免的场面。《东征传绘卷》卷一 第六段:第一次东渡失败(局部)《东征传绘卷》卷一 第六段:第一次东渡失败(局部)《东征传绘卷》卷一 第六段:第一次东渡失败(局部)卷二卷首题跋:“奉施人,唐招提寺,永仁六年戊戌八月日,极乐律寺住持沙门忍性。”卷末落款佚失。743年鉴真第一次东渡失败后,同年12月决意再次东渡。本卷共分七段,描写鉴真屡次东渡均遭失败的艰难历程,歌颂鉴真弘扬佛法的坚定决心。卷末落款佚失,本卷叙文笔者无査。第一段:第二次东渡失败荣叡和普照虽获救免,却要被遣送回国。为了完成使命两人逃离了看守所,偷偷回到大明寺再次请求鉴真和尚东渡日本。743年末鉴真一行再次东渡。画面转到了岸边,鉴真和尚手持伞盖端坐在岸边,周围人们忙碌地将行李运上大船。然而出航不久就遭遇暴风雨的袭击,船体断成两半,幸免于难的人们精疲力竭地倒在沙滩上。《东征传绘卷》卷二 第一段:第二次东渡失败(局部)《东征传绘卷》卷二 第一段:第二次东渡失败(局部)《东征传绘卷》卷二 第一段:第二次东渡失败(局部)第二段:第三次东渡失败744年鉴真和尚再次坐上修缮一新的渡海船,然而不幸又ー次发生了,滚滚巨浪中触礁的船只险些被劈成两半。人们奋力逃向岸边,痛苦地吐出腹中的海水。岸边渔夫们挑着清水,带着食物接济刚刚逃过劫难的人们。画面色彩丰富,人物形象生动,用胡粉勾出的浪花涌如生,表现手法具有“大和绘”的典型特征。《东征传绘卷》卷二 第二段:第三次东渡失败(局部)《东征传绘卷》卷二 第二段:第三次东渡失败(局部)第三段:鉴真下構阿育王寺五天后,鉴真一行到达明州,大守亲自将鉴真等人送入阿育王寺休养。画面中鉴真身披袈裟在大守的陪同下步入阿育王寺。周边越州、杭州、湖州等各寺僧人闻讯而来,纷纷邀请鉴真大和尚前去讲经说法。画面中重复出现鉴真与寺中方丈端坐于高座之上,殿内外僧人信徒虔诚聆听的场面。画师用尽想象力描绘了理想中的大唐景色。《东征传绘卷》卷二 第三段:鉴真下構阿育王寺(局部)《东征传绘卷》卷二 第三段:鉴真下構阿育王寺(局部)《东征传绘卷》卷二 第三段:鉴真下構阿育王寺(局部)《东征传绘卷》卷二 第三段:鉴真下構阿育王寺(局部)第四段:荣叡等再次被俘越州各寺的僧人听闻鉴真和尚要远渡扶桑,不免惋惜,为了挽留鉴真和尚向县衙告发了荣叡和普照。两人不幸再次被俘,在押住京城的途中荣叡病倒在杭州。画面中普照正在照看病重的荣叡,一旁两名小司正在煎药。衙役见荣叡命在旦夕,便放两人归去。画面尾声秋日里衙役手挥团扇,目送两人离去。《东征传绘卷》卷二 第四段:荣叡等再次被俘 (局部)《东征传绘卷》卷二 第四段:荣叡等再次被俘 (局部)第五段:鉴真决意再次东渡荣叡和普照不辞辛劳再次来到鉴真身边,鉴真见两人无恙起身相迎。鉴真再次被两人的挚诚之心所动,决定从朝廷不甚留意的福州出发。画中一行四人头戴斗笠身披蓑衣步履蹒跚地走在皑皑白雪中,山势险峻,白雪苍松颇受宋代绘画的启迪。《东征传绘卷》卷二 第五段:鉴真决意再次东渡 (局部)第六段:鉴真到达国清寺鉴真一行在漫漫大雪中翻山越岭到了国清寺。寺内殿字轩昂,宝塔林立。一行人款步走入寺内穿过一排排伽蓝来到大殿,殿门口已有高僧相迎。殿后的僧房内,鉴真与住持相对而坐。画中景色从白雪纷飞的严冬切换到了春日明媚的阳光下。“大和绘”非常注重描写四季变化,各卷中往往有山樱、红叶等季节特征明显的景物出现,这又是“大和绘”的一个重要的风格特征。《东征传绘卷》卷二 第六段:鉴真到达国清寺(局部)《东征传绘卷》卷二 第六段:鉴真到达国清寺(局部)第七段:第四次东渡失败由于弟子灵祐的告密,鉴真被遣送回了扬州,第四次东渡又以失败告终。然而百姓们却喜出望外,送来了寝具、衣服、膳食和药材四宝。画面中樱花树下弟子和信徒们围坐在鉴真的周围,合掌聆听大和尚说法。紧接着画面中出现了弟子灵祐忏悔六十天祈求鉴真原谅的场面。山石后面码头上开始了鉴真第五次东渡的准备,劳役们正将行李物品搬上大船。748年鉴真带着祥彦、神会、荣叡和普照等人再次准备起航。卷末描绘了鉴真梦见佛主底护,坚信此次渡海必将成功的场面。《东征传绘卷》卷二 第七段:第四次东渡失败(局部)《东征传绘卷》卷二 第七段:第四次东渡失败(局部)《东征传绘卷》卷二 第七段:第四次东渡失败(局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